title

盲人大学生报考盲人教师因视力不达标被拒,盲协呼吁放宽体检标准

盲人王香君的教师梦,终止于视力测试。

在报考残疾人学校的音乐教师岗位时,王香君因为视力不达标未能通过体检,失去应聘机会。而在此前,她已经通过了笔试和安徽省首位通过高考的视障大学生、天津音乐学院接收的首位盲人学生、努力复习考取教师资格证……

王香君在演奏 受访者供图

在翻越了摆在盲人面前的无数座大山后,王香君最终倒在了一纸“体检文件”上。

因视力不达标,未能通过体检

8月30日下午,合肥市教育局官网公布了新任教师招聘的体检合格名单。让王香君意外的是,她的名字并不在上面。

据了解,已通过笔试和面试的王香君,因视力不达标而未能通过体检,失去了应聘教师的资格。

王香君患有先天性视神经萎缩,自幼便与黑暗作伴,但却有着不错的音乐天赋。

今年夏天,王香君从天津音乐学院钢琴系毕业。此前,她已在天津考取了高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任教学科为“特殊教育(音乐)”。

6月3日,安徽省教育厅发布《中小学新任教师公开招聘公告》,共招聘3000多个岗位,15000多人。其中,合肥特殊教育中心招聘1名初中音乐教师。

合肥特殊教育中心是安徽省第一所残疾人综合高中,也是王香君的母校。从8岁到16岁,她在这里度过了8年的求学生涯。

6月初,合肥特殊教育中心的一位老师告诉了王香君招聘信息,希望她报考母校。此前就打算当老师的王香君,便报名参加了招聘考试。

从安徽省公布的考试结果看,王香君笔试排名第二,面试和总分均为第三名。随后,前两名考生均“放弃考察”,王香君得以递补进入体检、考察流程。

但8月30日公布的体检结果,打碎了她的教师梦。“我就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 随后,王香君赶忙联系合肥市教育局,却得知自己因视力不合格而未能通过体检,无法进入后续的政审考察阶段。

“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合肥市教育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她。

被“合理便利”改变的人生

王香君的人生,被外界赋予过许多个“第一”:安徽省首位通过高考的视障大学生、天津音乐学院建校50多年来接收的首位盲人学生……

1996年,王香君出生在安徽淮南市的一个普通职工家庭。出生后不久,她就被确诊患有先天性视神经萎缩。

虽然与光明无缘,但王香君自小就展现出了音乐天赋。后来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她从2006年开始学习钢琴。在这期间,她还加入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前往日本、意大利、印度等多个国家演出。

2015年,教育部发布《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暂行)》。这个在当时被媒体形容为“高考新政”的文件,允许考试机构为残疾人参加高考提供“合理便利”,包括推行盲文试卷、配备辅导人员予以协助、适当延长考试时间等。

新政的推行,让王香君有了参加高考的机会,她以超过安徽省艺术类本科线10分的成绩被天津音乐学院钢琴系录取。大学期间,她还曾获评大学生自强之星,以及多项著名钢琴比赛奖。

“对我的人生来说,这一段可能是最为重要的转折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香君表示,包括“合理便利”等在内的高考新政的推行,让她有了和其他人一样平等的求学机会。

此后在考取教师资格证和参加安徽省教师招聘考试时,王香君也都申请了“合理便利”,并得到批准。

在参加教师招聘考试时,安徽省教育厅安排了一位老师帮她读题目,她口答后,再由另一位老师帮忙填写。老师们的帮助,让她得以顺利完成考试,并以83.1的成绩拿到笔试第二名。

“不能因为同情你而违规”

在被合肥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告知不能通过体检后,王香君联系了安徽省残联帮忙协调。合肥市教育局也将她的情况上报给了安徽省教育厅。

不过,王香君从相关渠道了解到,有关部门表示,因为未通过体检,最多只能让她做一名代课教师。“但我考的是有编制的呀!” 王香君说道。代课教师,即公立学校中的编外教师,往往在待遇和晋升途径上与在编教师有较大区别。

王香君为何没能通过体检?

按照安徽省教育厅的公告,对报考人员的体检标准,参照《关于修订<安徽省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做好教师资格认定体检工作的通知》执行。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这两个文件规定了多种“体检不合格”的情况,其中之一就为:两眼矫正视力之和低于5.0;根据专业要求检测辨色力不合格。正是这一规定,让王香君未能通过招考体检。

“不能因为同情你而违规。”在此前的面谈中,合肥市教育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但这样的结果并不能让王香君信服。“我已经考到了教师资格证,教育部都承认我有从教资格,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在安徽,我就没有资格从教?”王香君质疑道。

盲协:盲人的职场潜力很大,呼吁放宽体检标准

事实上,王香君并非孤例。今年4月,多家媒体曾报道郑荣权报考南京市盲人学校高中政治教师岗位时所面临的困境。

与王香君相仿,郑荣权也患有先天性视力障碍,视力仅为0.05。2015年参加高考的郑荣权,也是浙江首位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的盲人,并被温州大学思政师范专业录取。

去年11月,他报考了南京市盲人学校的高中政治教师岗位。今年3月2日成绩公布,郑荣权笔试和面试均为第一,在室友看来郑荣权这次“肯定稳了”。

但事与愿违,郑荣权也因视力不合格等原因而未能通过招聘。

“我们也很为难,主要是政策上对于体检结果有刚性要求。” 当时,南京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南都记者了解到,相关政策的,特别是体检政策的限制,已经成为视障人士就业的“拦路虎”。

长期关注残疾人权益的河南舒展律师事务所律师黄锐告诉南都记者,从法律的角度看,安徽省教育厅和合肥市教育局是在“按章办事”,但其所遵循的体检标准,“已经过时近20年了”。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残联执行理事会理事、中国盲人协会主席李庆忠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曾指出,不少职业在体检上的门槛,导致盲人无法进入相关行业。

比如公务员体检标准中,双眼矫正视力均低于0.6或有明显视功能损害眼病者为不合格,那么所有的视力残疾人都不能通过考试和体检进入公务员队伍。另外,事业单位虽没有明确的法律要求,但很多单位也按照公务员的要求去执行,这样盲人就根本进入不了这些单位。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盲人是有能力从事各种专业性较强的工作的,在我国很多盲人在不同的职业中做出了突出的成绩,也说明了盲人的潜力是很大的。” 李庆忠说。“我期待,他们的职业选择随着社会的发展会越来越宽。”

愿景:盲人并非只能做针灸推拿和按摩

王香君告诉南都记者,如果她能成为盲人教师,对教学工作会有很多益处。

一方面,她了解盲人学生需要什么,可以拉近和他们的心理距离。另一方面,在从事音乐教学时,很多非盲老师并不了解盲人乐谱,会让学生走很多弯路。“我要是当老师能把我学的东西 毫无保留的交给学生 ”

“一个盲校,没有几个盲人老师,这应该说是一种缺憾。” 李庆忠也表示,很多学科盲人教师在教学上是有优势的,比如盲文,明眼老师很难感受到盲童读写盲文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王香君希望为学弟学妹们做一个榜样:盲人也不仅可以做针灸推拿和按摩,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从事其他专业性的工作。

据了解,受政策壁垒和个人际遇等的限制,按摩和推拿几乎是大多数盲人的就业选择。湖南省残疾人劳动就业服务中心调研员李湘源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盲人保健按摩已成为盲人就业率最高的工种。王香君也告诉南都记者,她此前的同学几乎全部都在从事针灸推拿工作。

“高考政策放开了以后,有很多通过高考残疾人也会遇到与我相似的问题 ,希望能推进政策改革,让盲人通过自己的方式,有公平的机会参与社会。”她说。

(来源:南方都市报)